返回列表 发帖
本帖最后由 石头多 于 2010-11-2 编辑

《光影村落》

    从珠峰回来的路上,从万山之巅到小小村落,视觉上的巨大反差让人觉得仿佛失魂落魄,感觉一切又归于平静,湛蓝的天空下,缕缕云彩在村庄后面的山坡上投下迷幻的光影,高原剧烈的紫外线照得人睁不开眼睛,色彩又还原成最原始的黑白。

拍摄数据:

CANON EOS 500D 相机
佳能EF-S 18-55mm f/3.5-5.6 IS 镜头
F1/5.0  1/800S    IS0100    光圈优先


F008 .jpg
2010-11-2 21:03

TOP

RE: 《川藏梦想》 第二季 (第7专辑)《未知的世界》

本帖最后由 石头多 于 2011-3-4 编辑

第二季 (第7专辑)《未知的世界》

    历经3月,《川藏梦想》再次归来!

    创作川藏梦想--第二季的初衷,来自本次川藏之旅上的一次遭遇和巧遇。曰遭遇:是因为从青藏返程的第二天,在参观完纳木错后准备翻越唐古拉山口的时候即遇到洪水冲毁青藏公路安多段,从山顶冲下的冰川融水是如此猛烈,直接形成一条大河,将青藏线淹没四五十米宽,并直接引发大型堵车数公里,我们苦等一下午后武警部队仍未赶到,只得重新返回100公里外的安多县城住宿,苦等48小时后到第三天上午才得到消息即将修通,遂又前往,这样算来,海拔5200米的唐古拉山口我们来回过了三趟,第一趟很不适应,头疼的厉害,动弹不得;后来实践证明,多过几次就好了。

    曰巧遇:就是我们在安多县城旅馆住宿时,巧遇一对上海来的夫妇(英文名keith),四五十岁,开逍客suv,两天的等待也百无聊赖,便在一起交流进藏心得。keith夫妇已提前退休,开着逍客进藏已经一个月了,基本上将西藏搞了个遍,足迹遍及拉萨、那曲、山南、林芝、日喀则、阿里地区,走遍珠峰、玛旁雍错、冈仁波齐、还有遥远的阿里地区、古格王朝,最远杀到江孜的亚东口岸、318的终点樟木口岸、阿里的普兰乃至与新疆的边界狮泉河,最值得纪念的是他们完整的走完了国道318线,从上海人民广场----西藏与尼泊尔交界的樟木口岸,全程5500km。从他们口中,我才第一次认识了深藏西藏腹地、神秘、艰险而又无比诱惑的“大北线”,那是一条从拉兹、萨嘎转向西藏北部的线路,途经措勤、改则、尼玛、班戈、那曲的大美之线路。keith夫妇对我的摄影作品很是褒奖,反复咨询了有关拍摄心得,并慷慨的将所行10个G的片子赠送给我。回来之后研究了近半年,从中发掘了一些作品,经过后期处理,发表出来,以飨色友,并籍以纪念此次巧遇,版权归keith夫妇所有。
    ----老天就是这样公平的,给你磨难,也赐予你幸运,苦你风雨,也现你彩虹。

TOP

     青藏高原素以“世界屋脊”之称,那么它西部峰峦叠嶂的阿里,就是世界屋脊上的“屋脊”。 而阿里又一向以神秘著称,这不仅是指地球上最大、最雄伟、最著名的喜马拉雅、冈底斯、昆仑、喀喇昆仑山山脉交错横亘在它的境内,从而有了这个高原上的“高原”;不仅因为那里山高路险、干旱缺氧、气候恶劣、人迹罕见;更因为有古格“神秘的灵幻传说”笼罩在那里的上空,使之显得更加神秘莫测。古格王朝遗址,就仿佛是一颗带有神秘光环的王冠镶嵌在美丽的象泉河畔,种种关于古格王朝神秘消失之谜,至今仍未破解。引得无数驴友、背包客趋之若鹜,为的是一睹芳容、探古访今。

   古格遗址占地约18万平方米,坐落在札达县以西18公里处的扎布让村象泉河旁的一座高约300米的土丘上,城堡似的遗址后面绵延的土林像一条巨龙,城堡所附的小山酷似龙爪,南北走向。四周的土林依然壮观,但相形之下,开阔的谷地让古格废墟遗址显得更加辉煌。这是一大片依山迭起的建筑群,它与西藏中部地区的 宗堡 建筑在整体上相似,下部为民居,中部是寺庙,上部是王宫。考古学家鉴定其高差175米 ,建筑面积约72万平方米,包括445座房屋(遗迹)、879孔窑洞、58座碉堡、4条暗道和28座佛塔,以及一批粮仓、武器库,一座座宫殿,一座座寺庙,顺着逶迤的山势,由下而上,直抵山顶。规模大于布达拉宫以外的任何宗堡建筑。与 众不同的是,它下部的窑洞群,既有一般的民居,又有许多出家人修行的法洞,遥见当年宗 教风气之盛。


1.jpg
2011-3-4 21:32

TOP

     在遗址众多的殿堂中,红庙、白庙、轮回庙、王宫殿(包括夏宫和冬宫)、护法神殿最为壮观。几尊泥塑佛像和大量精美绝伦的壁画在红庙、白庙和轮回庙等殿堂内留存至今。许多殿堂的天花板彩绘和木雕艺术,令人叹为观止,一条地下通道贯穿整座城堡。古格城堡座落的山不高,却很陡,前后均有小 路可供攀缘。向上攀登还是很费力气的,因为这里海拔四千七八左右。红殿、白殿、度母殿 和护法神殿是一组保存最好的建筑,其壁画是古格艺术的精华。它们可能已有几个世纪无人问津,今日依然光彩照人。其中,佛造像、佛祖传记故事数量最多,画风旷达粗犷,颜色厚重。内中记录古格王统世系、反映古格地区政治、经济活动以及文化风情的壁画在整个西藏绝无仅有。古格城堡的建筑场面、王室贵族与僧俗各界以及域外王侯使节的礼佛图,男人农耕、出牧、狩猎、骑射,女人挤奶、歌舞的生动画面,他们的动作、他们的服饰,无一不是那个时代的写真。古格壁画是古格艺术的精品,虽然他们已经沉睡了几个世纪,如今依然光彩照人。这些壁画包括佛教故事、神话传说以及当时古格人的生产、生活场面等等,内容十分丰富。透过这些绚丽斑斓的图画,人们不难窥视到昔日古格王朝的政治经济活动以及文化风情,从中去追寻古格兴盛与消亡的历史。

    攀上红殿南侧的台阶,便置身于城堡的废墟之间,一排排、一组组,从山腰一直延伸到山顶。城堡的高大建筑如王族居住的夏宫、城堡的核心、议政大厅等等都建于山顶。山顶平面像一个哑铃,由一条羊肠小道连接,南面是座高峰,三面绝壁。北面的废墟漫山遍布,俯瞰下去,其间上下、比肩相通,回廊、暗道巧置,正面和背面都有攻守相宜的城墙、碉堡。古格王宫在建筑上充分考虑了防卫功能。城址选择的地形依傍悬崖,背靠高山,难以攀登。在建筑布局上,在险路隘口设有碉堡,且仅有一条山路可以通行,所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2.jpg
2011-3-4 21:33




-

TOP

     对于许多人来说,古格仍是一个陌生的名词。但如果把这个消亡了350年的王国的价值。把它和中美洲玛雅文明,意大利的庞贝古城相提并论,三者有一个惊人的相似之处:它们都是在文明鼎盛时期突然遭到灭顶之灾,正是因为突然的变故,一切都被保存下来了。在其后的几个世纪,人类几乎不知其存在,没有人类的活动破坏它的建筑和街道,修正它的文字和宗教,篡改它的壁画和艺术风格,它们甚至保留着遭到毁灭的现场。 如今的古格故地,有这样一个奇怪的现象:十几户人家守着一座空荡荡的城市废墟,而这十多户人家并不是古格后裔。那么当日十万之众的古格人如何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呢?这里发生了什么样的天灾或者瘟疫使得繁荣富强的文明突然间完全彻底消失?古格文明何以消逝得无影无踪? 时至今日,我们对于古格王国还是知之甚少,少量的历史典刊,残缺并且相互矛盾的记载,不仅没能揭开古格王国神秘的面纱,反而更增加了它的神秘感。

    10世纪中叶至17世纪初,古格王国雄踞西藏西部,弘扬佛教,抵御外侮,在西藏吐蕃王朝以后的历史舞台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它位于青藏高原的最西端,札达象泉河流域为其统治中心,北抵日土,最北界可达今克什米尔境内的斯诺乌山,南界印度,西邻拉达克(今印占克什米尔),最东面其势力范围一度达到冈底斯山麓。其都 城札不让位于现札达县城西18公里的象泉河南岸。经测量,札不让北面的香孜、香巴、东嘎、皮央遗址,西面的多香,南面的达巴、玛那、曲龙遗址等,都具有相当的规模。除了这些由于今日仍然作为村庄或行政所在地而有幸被标明在地图上的据点外,古格王国境内还有大量的无遗迹亦散布在荒原大漠之中,断壁残垣、坍毁的洞穴、倾圮的佛塔难以数计。



3.jpg
2011-3-4 21:35

TOP

     古格王朝起于10世纪中期,古格王国的王族,是吐蕃赞普(即汉语中的“王”)的嫡系后裔。所以古格王国历史的源头,必须追溯到吐蕃王朝的晚期。 公元9世纪,强盛一时的吐蕃王朝逐渐衰落,统治者内部的僧侣集团和世俗贵族集团的矛盾急剧激化。公元823年,俗官郎达玛发动政变上台成为吐蕃末代赞普,郎达玛死后,他的两位王子及其王孙混战了半个世纪,结果次妃一派的王孙吉德尼玛衮战败后逃往阿里,阿里原有的地方势力布让土王扎西赞将女儿嫁给他并立他为王,后在吉德尼玛衮的晚年,将领域分封给三个儿子,长子贝吉衮占据芒域,后来发展成为拉达克王国;次子扎西衮占据布让,后来被并入古格;幼子德祖衮占据象雄,即古格王国,这位最年幼的王子,成为古格王国的开国元首。

    古格王朝在西藏佛教后弘期的发展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它700多年的盛衰史也由此成为史学者们关注的课题。古格王朝的消逝至今仍是个迷,它的神秘的地方在于,拥有如此成熟、灿烂文化的王国是如何在一夜之间突然彻底消失的在其后的几个世纪,人类几乎不知其存在,没有人类活动去破坏它的建筑和街道,修正它的文字和宗教,篡改它的壁画和艺术风格。它甚至保留着遭到毁灭的现场。唯一不能够了解的,就是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望眼前满目凄凉,千古沧桑,一个兴起于十世纪,演出了七百年灿烂历史政剧,经历过十六位世袭国王,拥有过十万人之众的庞然大国竟然会消失得这样突然?当年的十万之众为什么会无影无踪?这对我们确实是一个充满诱惑的千古之谜。 古老的古格,像是一座巨大的迷宫,将西藏西部众多的秘密深锁其中。



4.jpg
2011-3-4 21:37

TOP

     古格的灭亡 有两种说法:一说是1630年被拉达克王 僧格南杰所灭,一说是1840年亡于印度道格拉斯王朝。各说有理有据,且西藏历史上确 实在阿里地区发生过这两次战争。根据《拉达克纪年史》,前一说更为靠。16世纪末叶, 黄教立足未稳,各教派角逐纷争,拉达克王利用西藏内部的混乱对古格宣战,以报复古格王对他家族荣誉的侮辱:古格王曾经拒绝了与其妹妹的婚事。战争持续了15年,直到葡萄牙传 教士带来的天主教引起政权内部对立,僧侣们引狼入室才使强大的古格遭到灭顶之灾。有史料记载,古格王国的覆灭缘于战争。古格王国的居民都是虔诚的藏传佛教徒。后来,葡萄牙人到了印度果阿,又从果阿来到札达的古格王国。葡萄牙传教士首先说服了王后,接着说服国王改信天主教。正在这个时候,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寺院的喇嘛偷偷和克什米尔人取得了联系,克什米尔人打了进来,与喇嘛们里应外合,古格王国就这样被推翻了。从记载和考察的结果上看,战争造成的屠杀和掠夺并不足以毁灭古格文明。可事实上,硝烟散尽的古格王国却迅速沦为一座庞大的废墟。 也有人说除了战争以外札达地理环境的迅速恶化是主要的原因。的确,现在古格遗址一带沙漠化程度十分严重,当年能养活10万之众的绿洲,今天已所剩无几,只剩下了一点点土林和戈壁,这种地貌形态的变化,或许正是古格消失的真正原因。

    但是问题还是那10万人去那里了,如果是迁徙走了就一定会有后裔知道其历史。另外还有很多猜测,诸如天灾、瘟疫等,但都不足以使得繁荣富强的文明突然间完全彻底消失,而且没有留下任何有说服力的证据。 古格王朝的消逝至今仍是个不解之迷。古格王朝的消逝固然悲壮,然而,长期以来,古格遗址面临的自然摧残和人为破坏,更为悲壮!据史料记载,古格王朝是吐蕃王国末代国王朗达玛重孙德祖贡在公元846年建立的。到十七世纪中叶拉达克人灭了古格王朝以后,为防古格人东山再起,便毁坏了城堡。从此,这座无与伦比的古城堡成了残垣断壁。




5.jpg
2011-3-4 21:38

TOP

     扎达土林位于阿里地区扎达县境内,是扎达县最著名的地貌风光区。札达土林地貌发育最好的地区是以县城托林镇为中心的大片地区,分布高度是海拔3750―4450米,其面积约888平方公里,札达土林分布的总面积约为2464平方公里,是世界上最典型、分布面积最大的第三系地层风化形成的土林。

    土林是远古受造山运动影响,湖底沉积的地层长期受流水切割,并逐渐风化剥蚀,从而形成的特殊地貌。土林里的“树木” 高低错落达数十米,千姿百态,别有情趣。汽车行进其间,就像是绕着众多巨人的脚掌打圈。 札达也没有路。沿着固有的车辙在山谷间穿梭,浓浓密密的土林就那样伴随着你,在路边浩浩荡荡好几十公里。

    扎达土林地貌在地质学上叫河湖相,成因于百万年的地质变迁。据地质学家考证,一百多万年前,扎达到普兰之间是个方圆500多公里的大湖,喜马拉雅造山运动使湖盆升高,水位线递减,冲磨出“建筑物”的层高,历经风雨侵蚀,在壁立陡峭的山岩上雕琢出今日的模样。水平岩层地貌经洪水冲刷、风化剥蚀而形成的独特地貌,陡峭挺拔,雄伟多姿。蜿蜒的象泉河水在土林的峡谷中静静流淌,宛若置身于仙境中,梦游一个奇幻无比的世界。明丽的晚霞赋予土林生命的灵光,似一座座城堡、一群群碉楼、一顶顶帐篷、一层层宫殿,参差嵯峨,仪态万千,面对着大自然的杰作真让人惊叹不已。



6.jpg
2011-3-4 21:39

TOP

      札达的土林,是名副其实不折不扣的土林。除了黄土,就是黄沙。传说中养育了四方儿女十万之众的朗钦藏布河,大部分水域都已经干涸;或曾有过的绿洲,也萎缩殆尽所剩无几了。没有绿色,就意味着没有生灵;没有生灵,就只有死一般的寂静。咋一眼看去,那些土林就象是天然的一排排城堡碉楼,只消稍稍凝望,便生出无数暇想,仿佛那些雕镂城堡里秘密地驻扎着千军万马,随时都会随着一声令下杀将出来。然而,无论你凝望多久,也终究听不到那样的一声怒喝。除了死一般的寂静,什么都没有。

    在高原迷幻光影的衬托下,这里宛若神话世界。在高而平的山脊之下,严整的山体有的宛若一字排开的罗汉.有的酷似鳞次栉比的城堡,与美国西部的科罗拉多大峡谷有异曲同工之处。在朝霞和夕阳的映照下,山纹明暗有致,色调金黄且生动富丽。县城边的象泉河和土林绚丽异常。河边的陀林及附近废圮的佛塔在暮色之中神秘而庄严。这一带的土林中有多处早期人类洞窟遗址。还有广泛分布的岩画,有人据此认为,苯教传说中象雄古国的都城琼隆俄卡就在今阿里札达境内的琼隆地方。



7.jpg
2011-3-4 21:41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