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E004.jpg
2010-10-11 21:31



《毛垭坝草原的阳光》

    翻越了川藏线上九曲回肠、纵山相连的剪子弯山,视野忽然开阔,理塘毛垭坝大草原展现在眼前,转眼间,我们便来到了有着世界高城之称的理塘县城。这里每年的8月间,都要举办草原赛马会,上千顶帐篷如朵朵白莲在碧绿的草原上绽放,使毛垭坝大草原成为许多人心仪向往的地方。  
    毛娅坝草原是横断山沙鲁里山脉中段最大的草原,海拔3800—4500米,理塘河流淌其间,宽缓广阔的沿河两岸分布着一串串沼泽湿地和丰美草场。每年的6—9月间草原上花繁草茂,是草原上最美丽的时节。
    我们路过理塘大草原的时候,正是下午,远处浓密的云层中正透出几缕明亮的阳光,洒在草地和远处的山峦之间,仿佛剧场里的射灯光,聚焦在舞台中央。

拍摄数据:
CANON EOS1DS-MARK II 相机
佳能 EF 35-350mm f3.5-5.6L USM 镜头
F1/18  1/250S  IS0200  减1+2/3档曝光  光圈优先

TOP

E005.jpg
2010-10-11 21:34



《纳木错心情》

    翻过5190米的那拉根山口,已经可以看到向往已久的纳木错,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期盼已久的纳木错,竟就在眼前。当我多年前在网上看到纳木错的图片的时候,就有种冲动感,恨不得马上去那里。就希望可以到湖边看看,希望可以在它旁边,去体会它的纯净和安详。它不仅仅是震撼,跟让我感觉就像是家,可以忘掉所有烦恼;感觉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让我远离尘世的一切。
    其实真正到达纳木错,还要很长一段路程要走,先要从山口缓缓爬下,在经过一片宽广无比的大草原,草原在纳木错的掩映下更加柔美,条状的光线从卷卷的云层中呈带状投射到草原中,奇特光线效果让人如醉如痴,贪婪欣赏的同时,远远地纳木错正在悄悄靠近我们,这张照片正是拍摄于这个缓慢的过程,我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做“纳木错心情”

拍摄数据:
CANON EOS1DS-MARK II 相机
佳能 EF 35-350mm f3.5-5.6L USM 镜头
F1/10  1/320S  IS0200  减1档曝光  光圈优先

TOP

E006.jpg
2010-10-11 21:36


《暴雨前的乌拉山口》

    真正使我感到震撼的,是青藏高原风暴来临前的云。先前天空中还只是零星地有一些疙瘩云,在风暴即将到来的时候,突然之间,不知道它们从什么地方一下子全跑了出来,满当当的挤满了天空,而且很低,低得似乎一伸手就能抓一大把下来。
    我们经过拉孜后的乌拉山口时,就见识了暴风雨来临前的神来之云,最神奇的就是从云层中落下的丝丝云彩,如同粉末,又像烟雾,甚至好似京剧中的大胡子,缕缕洒落,云层下剧烈的光线变化告诉我们,暴风雨就要来了。

拍摄数据:
CANON EOS 500D 相机
佳能EF-S 18-55mm f/3.5-5.6 IS 镜头
F1/9.0  1/500S    IS0100    光圈优先

TOP

E007.jpg
2010-10-11 21:38


《拉孜的独行侠》

   从珠峰回来的路上,看过万山之巅之后,心灵再次得到净化,不断擦拭心灵的疲惫和眼睛中尘埃的,正是这高原上的无尽云彩。这里没有城市的喧嚣,没有一点污染,湛蓝湛蓝的天空中,大团大团的云朵千变万化、千姿百态、泼辣恣意。那云的瞬息万变,简直让你无法张开想象的翅膀。
    而真正想拍摄到一朵独自的云彩,一朵纯粹的云彩,一朵真正属于自己感受的云,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从乌拉山口回拉孜的路上,这个愿望得以实现,弥漫在山峰的云朵在阳光下忽然散去,只剩下一朵蓬松、丰满的白云在不远处大模大样,自由自在的缓缓游动,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做“拉孜的独行侠”

拍摄数据:
CANON EOS 500D 相机
佳能EF-S 18-55mm f/3.5-5.6 IS 镜头
F1/10.0  1/500S    IS0100    光圈优先

TOP

第六专辑 村庄

《七十二拐中的嘎玛村》

    穿越怒江峡谷后,即将到达中国公路的奇迹——著名的“怒江七十二大拐弯”。一路翻山越岭,从澜沧江边翻越觉巴山再翻东达山口,然后翻越业拉山口,经怒江99道拐下到怒江边。一日翻三山,山高沟深,道路难行,风景自然也非同寻常。
    通过车友的游记我才找到这藏于七十二拐中的神秘村庄----嘎玛村,小村依着屋后的山坡,金黄的谷物干草堆在各层的边沿上,远远地看去真有点“金壁辉煌”的感觉,不禁让人联想到皇宫上的那些琉璃、飞檐。这些屋子半现半隐在一片梯田一片青翠之中,那种蒙胧之美,令我们心颤。这里让我们感受着一种安宁,几声鸡鸣、几声牛羊哞,的确是一种享受。如果没有318的话,我想这儿的人与外界也许是隔离的。

拍摄数据:

CANON EOS1D-MARK II 相机
佳能 EF 35-350mm f3.5-5.6L USM 镜头
F14  1/200S  IS0200  减1档曝光  光圈优先


F001 .jpg
2010-11-2 20:50

TOP

《澜沧江河谷中的村落》

     澜沧江河谷作为最典型的干热河谷,河谷狭窄幽深,两侧山峰耸立,下切深度达1000一2000米以上,形成特殊的封闭性高山峡谷地貌。谷底受热增温后的热量不易散发,造成气温高、蒸发强烈,加之暖湿气流被层层高山阻截,降水不足以补偿蒸发,使河谷内水热比例失调,形成干热河谷。由于地处干热河谷,这里的气温还挺高,汽车跑过,卷起漫天的红色尘土。
    这无名的村庄拍摄于我们即将通过澜沧江之前,小小的村庄与身后滑落的山体一起组成一幅简单而宁静的西部画卷,光影中令人眼前一亮。

拍摄数据:

CANON EOS1D-MARK II 相机
佳能 EF 35-350mm f3.5-5.6L USM 镜头
F14  1/200S  IS0200  减1档曝光  光圈优先


F002 .jpg
2010-11-2 20:52

TOP

《稻城的亚丁村》

亚丁村距香格里拉乡(日瓦乡)34公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亚丁,就因为其依靠该村而得名,素有“最后的香格里拉”美誉,亚丁村海拔3900米,亚丁藏语音为“向阳之地”由日照长名。 亚丁峡谷,北起康古,途经亚丁村,南至洛绒牛专场,海拔2800——4200M峡谷最大深度1500M,谷长25KM,沿途景观数不胜数。 由雪山拱卫着的这小小村庄,安然躺在深山的怀抱中,显露着纯净之美,恬静安详,与世无争。

拍摄数据:

NIKON D70S 相机
尼康AF-S DX 18-70mm f/3.5-4.5G IF-ED 镜头
F1/8.0  1/60S  IS0200    光圈优先


F003 .jpg
2010-11-2 20:54

TOP

《怒江边的无名村庄》

      怒江发源于青藏高原唐古拉山南麓的吉热拍格,雪水聚集成溪,溪流相汇成河。上游藏语叫“那曲河”,往东流入他念他翁山和伯舒拉岭之间的峡谷中,于贡山县齐那桶涌入怒江,当地的怒族称为“阿怒日美”。“阿怒”是怒族人的自称,“日美”汉译为江,含义为怒族人居住区域的江,故名怒江。
    怒江大峡谷位于滇西横断山纵谷区三江并流地带,峡谷在云南段长达300多公里,平均深度为2000米,最深处在贡山丙中洛一带,达3500米被称为“东方大峡谷”。走进怒江大峡谷,就来到了世界上最长、最神秘、最美丽险奇和最原始古朴的东方大峡谷。
    峡谷中的坡地已经被当地的居民开垦成片片梯田,借助着怒江的灌溉,片片油菜已经泛起了金黄,洋溢着丰收的希望,怒江边这无名的村庄,正是坐落在这片片金黄的田地之中,在后面巨大的山体掩映下,体现着一种西部特有的旷远而静谧的美。

拍摄数据:

CANON EOS1D-MARK II 相机
佳能 EF 35-350mm f3.5-5.6L USM 镜头
F13  1/320S  IS0200  减1档曝光  光圈优先


F004 .jpg
2010-11-2 20:56

TOP

《云海故乡》

这张照片拍摄于江孜附近的高原公路旁边,下午明亮的阳光里,这里的云海从雪山顶部生成整慢慢漫过整个山脊,让你根本无法想象山的高度,在阳光的蒸腾下,山边的   河面也泛起缕缕水雾,   群山气势磅礴,云海波澜壮阔, 河水柔情万种,一下便为这个寂静的小村庄营造起一个联接天地的大背景,让坐落其中的这个小小村落,显得格外显眼。

拍摄数据:

CANON EOS 500D 相机
佳能EF-S 18-55mm f/3.5-5.6 IS 镜头
F1/10.0  1/500S    IS0100    光圈优先


F005 .jpg
2010-11-2 20:58

TOP

《干热谷地中的绿洲》

国家地理上成这张山谷为干热谷地,由于降雨量的稀少和蒸发量的巨大,造成了贫瘠的山谷极少有植被,并不断出现风化和滑坡,但是就是这样的山谷里面出现了大片绿洲,令人惊叹不已,绿洲完全来自于村庄村民的耕作与灌溉,翠绿的树丛和的田地包围在村庄前后,充满绿意,寸草不生的山坡、砾石与谷底郁郁葱葱的田园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这就是我想表达的全部,人类的活动也许并不能改变高原的生态,但是小小的村庄还是用自己带来的绿色在茫茫高原上完美的诠释了生命的执着与真谛。

拍摄数据:

CANON EOS 500D 相机
佳能EF-S 18-55mm f/3.5-5.6 IS 镜头
F1/9.0  1/160S    IS0100    光圈优先


F006 .jpg
2010-11-2 20:59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