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难忘木梨硔——大自然

原文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f2414d0101orl3.html

51f2414dtd5c3774f21d5&690.jpg
2013-2-16 09:58
相机: Canon EOS 40D   时间: 2012:11:18 07:27:14
快门: 1/400s   光圈: f/8.0   补偿: 0/1EV   曝光: 自动
焦距: 30/1mm   白平衡: 自动   ISO: 400   分辨率: 690*460



难忘木梨硔

    木梨硔村位于黄山市休宁县溪口镇境内,是一个公路尚未通达的小山村,被誉为“黄山最美的高山村落”。经不住一帮年轻同事的鼓惑,深秋的一个周末,我们几个老男人聊发少年狂,欣然加盟入伍,踏上前往木梨硔的行程。

    下高速、过县城、穿集镇,又在山谷间绕行了一段路程,大客车最终在一座跨溪的小桥前停下。路边的指示牌告诉我们,此处距木梨硔还有4公里。

    通往木梨硔的是一条青石板古道。可能是不久前下过雨,背阴处的青石板上湿漉漉的,青苔密布,有些打滑。我们一行沿着古道在山林间或上或下,向村中进发。山风轻轻,拂面而过,带着山林特有的清新气息,深吸一口,沁入心脾,似乎有点甜丝丝的。刚开始,大家兴致勃勃,有说有笑,拿着相机边走边拍。渐渐地,同伴们的脚步变得沉重起来,走走停停,队伍拉开了距离。两个小伙子背负沉甸甸的露营装备,攀爬中显得有些吃力。我也感到气喘吁吁,汗流浃背。

   翻过两座小山坡,已经看到有人在梯田的菜地间忙碌着,看来这里离村庄不远了。虽然只走了一个多小时,平常缺少锻炼和负重登山的几位同伴此时却一声不吭,坐在石阶上大口地喘着粗气。几个轻装上阵、体力较好的队友故意炫耀,连称这次徒步的距离太短,颇有些余勇可贾的意味。

    秋日的阳光照在身上,暖融融的。路的一边是青翠茂密的竹林,倩影起伏,随风轻舞。一棵十几米高的老柿子树伫立在近处的山坡下,叶已落尽,虬枝苍劲,几只熟透了的柿子高挂枝头,红彤彤的,酷似一幅简笔画,别有意趣。梯田里,是一垅垅青菜和萝卜,绿油油的,水灵灵的,着实惹人喜爱,真想走下去帮助采摘一回。村口有棵银杏树,高大而挺拔,周身黄灿灿的,像是盛装迎宾的门卫。山乡秋色,真是处处迷人。

    进入村中,所有的民居是清一色粉墙黛瓦的徽派建筑。全村地处山脊,三面悬空。房前的过道有些狭窄,可能是为了晾晒方便,也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吧,家家户户都在门口用木板搭起了形如栈道的晒台。据了解,这处山岗海拔近千米,住着52户人家,全村160多人,村民多为詹、洪二姓。如今,青壮年村民基本上都外出打工去了,村中大多为留守的老人。

    村里没有客栈,我们借住在村民家中。据称,当天入住该村的游客有一百多人,来自合肥的就有好几拨,有的从江苏、浙江等地慕名而来,其中不少是带着长枪短炮的摄影爱好者。吃过晚饭,我与房东聊天。这位村民姓詹,年近40岁,和妻子带着两个孩子在杭州打工,因家里有事周末临时回村。闲谈间,他正津津有味地看着浙江卫视的节目。

    走到屋外,蓝莹莹的天幕如洗如新,一颗颗亮晶晶的星星缀满其间,一弯纤细的新月不愿喧宾夺主,悄然呆在一角。不时地,会看到卫星缓缓穿行而过。偶尔,见有拖着尾巴的流星闪烁着从群星间划过,随即就消失在茫茫的夜空中。天空很广,星星很近。眼前的夜景,令人回想起已经淡忘的少儿时光。携带帐篷的两个同伴属于资深“驴友”,他们在农家的阳台上安顿下来,说是夜里可以观看到流星雨。

    山村的秋夜,寒气袭人。临睡前,洗个热水澡成了难以实现的奢望。农家使用的旱厕,简陋得让人望而生畏。被褥也不太洁净,只好和衣而躺,勉强对付一晚吧。

    迷迷糊糊之中,听到房前响起零乱的脚步声。此时才凌晨4点多钟,窗外天色朦胧。想起行程的安排,我们赶紧起床,打着手电,匆匆前往对面的前山。观景亭及其附近的山坡上,人影憧憧,大家纷纷占据有利的观赏位置,有些人架起了相机。两位敢于冒险的摄影者还爬到了观景亭的小屋顶上,不禁让人为他们捏了把汗。

    居高临下,俯瞰峡谷对面,木梨硔村尽收眼底。点点星辰,熠熠生辉,成片村舍,隐约可见。整个村落依山势延伸,层层叠叠,错落有致。黎明时分的小山村,似乎还在沉睡之中,几缕橙色的灯火从村舍里透出,显得宁静而温馨。

    天色渐渐泛白,不知不觉,满天群星悄然离去,远山的轮廓开始清晰起来。宽广的天空,清澈而澄净。山谷之间,云雾飘渺,烟波浩荡,逶迤连绵,气势壮观。山影如黛,雾色青青,仿佛或浓或淡的水墨在宣纸上浸染渗透,相互交融。大小山峰,或远或近,如同岛屿和礁石浮现在海面。当阳光慢慢地投射过来,晨曦中的木梨硔,宛若神话里的琼楼玉宇,坐落白云之端,超凡脱俗,美轮美奂,令人陶醉。如此意象,分不清是梦幻中的天上人间,还是现实中的人间仙境。

    四周静悄悄的,人们屏声静气,似乎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一阵阵“咔嚓咔嚓” 的快门声此起彼伏,一幅幅美妙的瞬间随之定格并存储在大家的相机里。

    此时,耳边仿佛飘来一阵熟悉而亲切的歌声:“在那遥远的小山村,小呀小山村,我那亲爱的妈妈已白发鬓鬓,过去的时光难忘怀,难忘怀,妈妈曾给我多少吻,多少吻……”山村的魅力,不仅来自诸如眼前的神奇美景,更是源于深藏在我们内心深处的温情记忆。那些小山村,总是与久别的故乡、与父老乡亲联系在一起,每每牵动着我们的过往,让我们动情,让我们迷恋,让我们日思夜想,让我们独自泪流。当一个个村落渐渐成为老人留守的“空巢”,当一处处故乡已经面目全非难以寻觅,当一片片村庄不断地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那份无奈和失落是难以用言语来表达的。

    印象中的唯美风光只是视觉感受,景象里的实际生活却是切身体会,二者远不是一回事,有时反差会更为强烈。面对古朴自然但显得有些闭塞落后的木梨硔,我的心情变得复杂起来。天远地偏的山林故土,终究不是大多数人都能够长相厮守的地方。为了追逐梦想,我们已经习惯于在都市中栖居奔走,尽管那里钢筋混凝土建筑比肩林立,并且时常笼罩在迷茫的灰霾之中。有些困惑的是,当我们享受着交通便捷、资讯发达、物质丰富等所谓现代文明生活方式的时候,难道注定就要失去许多曾经的美好?而生活在乡村里的人们,难道必须要与相对困苦的日子和比较陈旧的习俗相伴相随吗?

    离开木梨硔的时候,云雾已经散去。对于这个风景美丽的小山村,我们只是来去匆匆的过客。而记忆中的故乡,虽然让人魂牵梦萦,却变得越来越陌生,也越来越遥远。
转发到微博 收藏 分享

返回列表